《宋尚節傳》五十三
五十三.王明道的的推崇

一九四四年八月二十二日,宋尚節博士遺體下葬以前,開了一次會,由王明道先生講道。那天到會的約二百餘人,講道內容,當時沒有記錄,但可以根據靈食季刊第七十一期王明道先生所著“宋尚節先生去世了”一文,窺見其大意,茲摘錄如下:

宋先生實在是一個極特別的人。他非常聰明。他的缺點就是他任性。聽他講道,看他待人,與他同處,處處能看出來他是那樣無拘無束,願意怎樣便怎樣。因著他那樣任性,不知觸犯了多少人,使多少人對他起惡感,使多少人說他驕傲。其實他一點沒有驕傲。他沒有不好的存心,但他確是拙於處世。我聽見一些人批評他,便為他們解釋。我覺得在這些事上應當特別幫助他。所以當他到北平協和醫院住院的時候,我就好好勸他。一次,我問他說:“有人告訴我說:他到你的屋子裡去找你,你驅逐他出去,你為什麼這樣作呢?”他回答我說:“我要祈禱,我要看聖經,我沒有暇時同他說話,所以我叫他出去。”我對他說:“你祈禱讀經不是為幫助人麼?如今有人來向你求幫助,你倒叫他出去,這不違反你的初衷麼?縱使你現在在急需安靜祈禱讀經,實在不能同人談話,也當委婉向他說明理由,請他改日再來才對,怎麼可以驅逐他出去呢?”他回答說:“我不會那說。”我對他說:“讓我告訴你怎樣說。”他笑了,我也笑了。我又向他說,“別人給你寫信,你回信不回呢?比如有的教會寫信請你領會,你能去或不能去,你怎樣回復呢?”他說,“我若能去,就寫信告訴他們幾時去,若不能去,就不寫回信了。他們得不著我的信,自然知道我不去了。何必再寫信呢?”我告訴他說,“別人既給你寫信,你無論能不能去,都應當給人一個回答,不應當使別人望眼欲穿的長久等候著。”他對我說:“沒有工夫寫那麼些信。”我說,“你沒有工夫也必須寫。你自己實在不能,也當托別人替你寫。”末後他接受我的勸告。我又向他說,“有人請你吃飯或送給你禮物,你道謝不道謝呢?”他回答說,“我謝謝主,我不謝謝人。”我當時告訴他說那是不對,謝謝主固然要緊,謝謝人也是不可缺的。我告訴他急需好好讀一讀信徒處世常識。他回答說,“你所寫的書我都喜歡讀,就怕讀那本信徒處世常識”我說,“你最需要學習如何處世。你雖然怕讀,也必須讀,我要強迫你讀這本書。我下次來看你,就為你帶一本來。你必須應許我好好用心去讀。”他向我作出小孩子的笑臉來,表示我是在難為他。我們兩個人笑了好久。最後他點頭應許了。第二次我來看他便給他帶一本來。他也履行了他的應許。雖然我沒有再問他有沒有好好用心讀這本書,但事實告訴我說他確是好好的讀過。因為第二年我到香山去看他的時候,他已經會見人鞠躬行禮,會出來迎接人,會起立讓坐,會向人道謝,當客人告辭的時候還送到大門外,向人說再見。這些都是他向來不作也不會作的。他一見著我就操著那福建音的國語笑著說“處世常識”。意思是“我已經學了處世常識”。這句話他對我說了好多次。看他那種樣子完全像一個幾歲的孩子,天真爛漫,毫無矯飾。有些人因為他待人那樣輕慢,那樣沒有禮貌,便以為他是驕傲。其實他真是一點也不驕傲,他只是太任性太拙於處世而已。任性固然是他的大缺點,但他卻有一些最大的的長處,其中的第一樣就是他誠實正直,毫無虛偽。他不會同人鉤心斗角,他尤其不會作偽欺人。他心裡怎樣看,口裡就怎樣說。他裡面有什麼,外面就發出什麼來,他決不敷衍人,也不瞻徇情面。他傷人就在這裡,他得人也在這裡。我最愛他的大原因也是在這裡。

我知道一些為 神作工的人當中有才幹的人也有,有熱心的人也有,有恩賜的人也有,但要找裡外一樣,心口如一,絲毫沒有虛偽的人卻是寥寥可數。虛偽好像是我國人的特長,連熱心為主作工的人也不例外。許多為主作工的人談吐文雅,手段靈活,與人交際的時彬彬有禮,和善可親。當你乍一見到他們的時候,真令你對他們發生無限的敬愛。但及至你他們同處的日子一長,你便看出來他們的那種虛偽詭詐,那種矯揉造作,真令人疾首痛心。看他們外面的表示聽他們的口中所講的道,真令我們不能不承認他們是主耶穌的好門徒,但一觀察他們那種虛偽詭詐的言行,又不能不令我們承認他們是撒但的高足。許多為主作工的人在人面前是一種人,在家庭裡另是一種人。當你看見他們的時候,縱使他們的臉上沒有帶著一副假面具,最少也是塗著一些化裝品。你要尋找一個毫無矯飾毫無虛偽百分之百的本來面目的人實在不容易多見。宋先生便是這種少見的人當中的一個。他在人面前,在人背後,在講台上,在家庭裡,在生人面前,在熟人面前,完全是一樣。他的短處容易被人看見,也就是因為這個緣故。其他為主作工的人當中,有的短處比他的短處嚴重幾倍,但別人卻看不見;因為那些人會掩飾,會遮蓋。他卻是有什麼就顯露出什麼來。許多人為這個批評他,我卻為這個愛他。我不是愛他的短處,我所愛的乃是他的真誠,當然那些短處是不好的,所以應當改正。

有一件最可惜的事,就是有些工人在初蒙召初為主作工的時候,心是非常熱,年紀也很輕,很有一種真誠正直的生活。及至作工的年日一長,經驗豐富了,閱歷加深了,正直的心不知道在什麼時候竟漸漸變為彎曲,誠實的人不知道在什麼時候竟變為圓滑。年老的時候並不是“老成持重”,乃是“老奸巨猾”。我看見很多人都是這樣的變化了。我也常常特別提醒警戒自己,怕自己不知不覺走到這種地步。宋先生去世的時候是四十三歲,也算到了中年。他作的工不算少,去的地方不算少,接觸的人也不算少,受的打擊也不算重。如果他學會了圓滑彎曲,也是很不足為奇的事。但他到離世俗始終是那樣真誠正直,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宋先生還有一樣最大的長處,便是他的勇敢。他具有古代先知們的勇敢。他是一個向罪惡進攻的勇士。他毫不畏懼的責備社會中的罪惡和教會中的罪惡。他毫不顧慮到別人的攻擊和反對。他似乎忘記了自己的名譽和安全。若不是主保守他,他不只多次會別人打傷,就是遭人的毒手,喪了性命,也不是不可能的。我常想:今日社會和教會中的罪惡那樣蕃衍發展,世界到處都被魔鬼的勢力支配著,非有如同古代那些像烈火一般的先知出來大大聲疾呼不可。不計毀譽,不顧性命,不徇情面,不瞻前顧後,不畏首畏尾,拼命向罪惡和撒但進攻,這種人是現今世界和教會所急需的人,但這種人也是今日最不可多得的人。宋先生是這樣的一個人,但他現在去世了,如何能不令人悲傷呢!

宋先生特別的恩賜和使命是責備罪惡,勸人悔改,傳揚耶穌救恩的福音,領人得救。他作這種工作,實在是別人望塵莫及的。講解聖經卻不是他的特長。他也沒有治理教會的恩賜。他不大會認識人。他缺乏社會中的常識。他容易受人激動,也容易受欺騙。叫他去治理一個教會,領導一個團體,是不容易收良好效果的。有些人因為聽他講道得了救,得了復興,又看見主那樣大大使用他,便以為他什麼都知道,什麼都能作,便叫他卻作他所不能的,那實在是一種錯誤,只要有一個人能講道感動人,別人便請他解答一切的問題,無論遇見什麼事求他的指教,而且都照著他所指教的去行,就像一個人一被主所使用就成 神一樣。這種錯誤若不徹底改正,不但不是教會的益處,也不是主的僕人們的益處。

從宋先生被主使用以後,我們看見一件令人哭不得笑不得的事,就是有些人沒有宋先生的恩賜和熱誠,更沒有他所得的呼召和使命,只因為他得到許多人的歡迎和擁戴,便也東施西效般的學起宋先生來。他們學他的喊,學他的跳,學他責備人的罪,學他訓人的表情,學他解經,有人甚至學他那樣不顧禮貌,不和人說話。沒有他裡面所有的真實的好東西,只學得他一些外表,結果弄得畫虎類犬,貽笑大方。他們自己還以為自己是第二個宋尚節,第三個宋尚節,第四個宋尚節,第五個宋尚節。旁觀的人早已經捧了腹,已經噴了飯,當事的人還覺得興高採烈,得意洋洋。這種情形真不能不令人笑了以後繼之以哭了。

宋先生最偉大的地方就是他的真誠,因為他真誠,所以他能被主所大用。因為他真誠,所以他能受人的愛敬。因為他真誠,所以的一些缺點也能被抵消。他講道出於真誠,就是他在講台上跳喊表演,也無一不是也於真誠。那些學他的人既沒有他裡面所有的恨罪愛人的心,又沒有他怕有的那種熱誠和能力,只是外面學了一些皮毛,那豈不是怕自己不彀虛偽的,再多加一些虛偽,又焉能不弄得畫虎類犬呢?

我每逢讀到舊約中那些先知書,便不能不欽佩景仰那些先知的勇敢忠心,和他們那種嫉惡如仇的態度。看到以色列與猶大兩國的人民是那樣悖逆 神,行強暴,虛偽,詭詐,自私,淫邪,一切的生活與 神的律法是背道而馳,但覺得那個時代真是需要這樣的一些先知。同時我再看到今日中國社會的情形,並今日中國教會的情形,與當日以色列和猶大國的情形正無獨有偶,形影畢肖,便覺得今日的世界和今日教會,也需要像古代的先知那樣勇敢忠心,嫉惡如仇,不畏縮,不徇情面,放膽責備罪惡,把名利性命一概置之度外的先知,起來大聲疾呼,使這些悖道的人們回軌歸向主。今日中國教會中的傳道人,有學識的尚能找到幾個,有恩賜的尚能找到幾個,有敬虔生活的又能找到幾個,惟獨勇敢忠心,疾惡如仇,不畏縮,不徇情,把名利性命一概置之度外,去放膽責備群眾的罪惡,不怕受眾人的反對攻擊的傳道人,簡直是寥若晨星。宋先生是這樣的一位,然而他又離了世界,再找像他這樣的人還可以找到幾個呢?宋先生去世安息了,但主的工作決沒有停息。他在今日仍是召選他看為合用的人。他的能力仍是要大大的臨到那些為他作工的人。他先發出一個呼聲說:“我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去呢?”(賽六:8)然後他要對他所差遣的人說:“我差遣你到誰那裡去,你都要去,我吩咐你說什麼話,你都要說。你不要懼怕他們,因為我與你同在要拯救你。”(耶一:7-8)“所以你當束腰,起來將我吩咐你的一切話告訴他們。不要因他們驚惶,免得我使你在他們面前驚惶,看哪!我今日使你成為堅城,鐵柱,銅牆,與全地和猶大的君王首領祭司,並地上的眾民反對。他們要攻擊你,卻不能勝你,因為我與你同在,要拯救你。”(耶一:17-19)

世界的罪惡一日比一日增加,教會的腐敗也一日比一日更甚,願意答應主的呼召作今日的先知的人,回答說,“我在這裡,請差遣我。”

一九四四.九.一五 

 

返回屬靈書 | 返回主頁